王晓东连连点头,拍着胸脯表示:“没问题!陈先生您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陈耕需要对西飞的航空零部件翻新能力进行评估,王晓东并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对,零件翻新也是个技术活,更何况翻新的都是高度精密的航空零件,就像陈耕说的那样,如果翻新的工艺和手艺不过关,总共十个零件给翻新坏了五个,剩下的五个还有三个的精度出现了问题……

    这么潮的手,谁敢跟你合作啊。

    “那好,就这么说定了。”见王小东答应的这么痛快,陈耕也很开心,开心之下,陈耕拍着王晓东的肩膀说道:“老王,其实你也不用太担心,到时候我肯定会请有经验的师傅教你们如果翻新的,另外详细的流程、验收标准这一块都会给你们……嗯,这只是咱们合作的开始,如果这次合作愉快,汽车零部件的翻新我可以交给你们。”

    在美国,人工成本多贵啊,而航空零部件的翻新又是个极其细致和精细的活儿,所以一直以来,其实自己这边都是直接出售拆下来的零配件,至于翻新?那是从来都没做过的。

    但如果西飞能够承接零部件的翻新,嘿嘿嘿……那利润多的可不是一星半点了,陈耕仿佛看到了滚滚的美元在向自己招手。

    什么?!

    王小东听的就是一个激灵:汽车零部件的翻新也可以交给西飞?!

    汽车零部件的翻新利润肯定不如飞机零部件的翻新利润高,但数量肯定多的多了。

    数量多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需要的人手多!

    对于西飞来说,什么都缺,就是不缺人,偌大的西飞养活了三万多名干部职工,其中三产公司的员工就有上万人、遍及西飞旗下几十家三产公司。

    可这年头,有几家经营的好的三产公司,西飞旗下的这些三产公司、以及在这几十家三产公司里工作的上万名干部职工的家属、子女,本质上不都是要靠西飞养活着的么?

    现在好了,如果陈耕愿意把汽车零部件的翻新工作也交给西飞,多了不敢说,起码可以养活两千名三产人员,可以这么说,如果陈耕真的肯将汽车零部件翻新的活儿交给西飞,西飞身上的压力一下子就轻了一大截!

    这可是帮了西飞上上下下的领导们的大忙了。

    在这个时代,任何一家国企的领导对于三产、对于在三产工作的本单位的家属、子女都不敢等闲视之,你问为什么?

    你的老婆孩子在外面上班还拿不到工资,你心里痛快不?

    你心里不痛快、不高兴,会不会影响你正常的工作?

    在国企,工人都是大爷,除非犯了极其严重的错误,否则领导根本不能开除任何一名工人,在这种情况下,你能怎么办?当然是哄着这些大爷喽。

    握住陈耕的手,王小东激动的道:“老弟,其他的话我就不多说了,总之一句话,以后有什么我们西飞能够帮得上忙的,老弟你尽管开口!”

    ……………………

    陈耕刚一从西飞回来,就遇到了垂头丧气的弗兰克·罗宾逊。

    垂头丧气的弗兰克·罗宾逊上来就向陈耕问道:“费尔南德斯先生,你是对华夏最了解的人,你能不能告诉我,华夏为什么不肯开放3000米以下的空域?”

    陈耕听的差点儿笑出声来:这家伙到底是碰了多少次壁啊?

    “他们为什么要一定要开放3000米以下的通航空域呢?”陈耕反问道。

    “呃……这个……”弗兰克·罗宾逊愣了一下,才说道:“当然是为了促进他们通用航空行业的发展……”

    “但现在的华夏,根本就没有‘通用航空’的概念,”陈耕打断弗兰克·罗宾逊的话:“弗兰克,我明白你的意思,你不过就是想要把你的直升机卖到华夏而已,但我不妨对你直说了吧,r22不适合现阶段华夏的国情,对于华夏来说,短时间内……我认为20年之内……他们根本不可能开放通航空域的,你现在所做的这一切、你希望一个国家为你打开他们原本并不打算开放的市场,我不是说这完全不可能,但问题在于,你能付出多大的代价?你付出的这个代价,对方认为是否值得?”

    陈耕的话不太给弗兰克·罗宾逊面子,几乎就等于指着弗兰克·罗宾逊的鼻子骂:你丫的真以为人家傻啊,竟然还想着空手套白狼?

    当然,陈耕也不需要给他面子。

    “……”

    弗兰克·罗宾逊不说话了,他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良久,他嗫喏着道:“真的没有机会吗?”

    “至少20年之内没有机会。”陈耕回答的毫不犹豫,顿了顿,他跟着补充了一句:“我还是那句话,现在的华夏,赚钱的机会很多,虽然这个国家看上去很穷,但其实遍地都是黄金……想象一下吧,这是一个有着将近12亿人口、人均月薪还不到20美元的国家,不管你在这里生产点什么再卖回美国去,成本都比之间在美国生产要低的多,而且是多的多的多。

    利用好了这个机会,你短短几年里就能积累起过去几十年也未必能够积累出来的财富。但我必须提醒你,这样的机会可不会给你留太久。”

    好一会儿,弗兰克·罗宾逊终于低下了头:“我……我再考虑一下……”

    陈耕没说话,只是耸了耸肩:如果不是看在这家伙是自己带来的份上,老子早就不管你了,老子又不是你爹!

    ……………………

    每次陈耕来华夏,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盯着陈耕的一举一动,这一次也不例外,当天下午,有自称是中汽总公司的人就找上了门来,希望能够拜访陈耕。

    “中汽总公司的人?”陈耕有些诧异:“他们来找我做什么?”

    “您不是空运了几辆lexus es轿车过来么,”凯莉·希克斯给陈耕解释道:“今天这几辆es刚刚完成入关手续,也不知道中汽总公司的人是怎么知道的,在入关的时候,他们全程协助咱们完成了入关手续,他们这次过来,是希望您能够同意他们对这几辆车进行一下体验。”

    “体验?”

    “是,他们是这么说的。”

    “……”

    陈耕皱了下眉头,没有说话:中汽总公司的目的是什么呢?

    “boss,”凯莉·希克斯小声的说道:“他们是和您的车一起来的……”

    陈耕登时郁闷了:人家人都来了,自己还能怎么办?

    无奈的摇摇头,陈耕对凯莉·希克斯叹气道:“人家这摆明了是吃定我了啊。”

    凯莉·希克斯就抿着嘴乐。

    这两天来一直没怎么出门的弗兰克·罗宾逊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费尔南德斯先生,我能跟你一起过去吗?”

    陈耕有些奇怪,这家伙跟着自己干什么?

    “我想跟您学习一下怎么跟华夏人打交道,”弗兰克·罗宾逊并不隐瞒自己的想法:“我发现我和华夏人打交道的时候,双方很多时候都不在一个频道上。”

    “虽然我不认为这对你有什么帮助,但是……”陈耕耸耸肩:“你乐意跟着就跟着吧。”

    …………

    中汽工业总公司也知道自己这种强行搭便车的行为比较讨人厌,如果对方是国内的公司也就罢了,作为全国汽车行业的投资和管理机构,自己大可以不将对方放在眼里,但如果这个人是陈耕,那就另当别论了。

    所以看到陈耕,此行带队的原一机部汽车总局副主任、现任中汽工业总公司副总经理的张昌谋,就一叠声的向成鞥道歉:“陈先生,对不住,真是对不住,之所以这么先斩后奏,实在是我们的同志在协助您办理车辆的入关手续的时候,觉得您这车太漂亮了,同志们的见识少,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车,回去之后就给我做了汇报。

    我去看了车之后,嗯……这不,这就厚着脸皮来找您了……抱歉抱歉,真的是抱歉,回头我请客,向陈先生您赔罪……”

    张昌谋都已经这么说了,陈耕还能说什么?他摆摆手,顺便解释了一句:“张副总你太客气了……嗯,也是我这几辆车属于我们还没正式上市的试装车。”

    原来是还没正式上市销售的车子啊。

    张昌谋恍然大悟:中汽工业总公司的同志怎么说也算是见多识广了,国内国外但凡是有点知名度的车子基本上都知道,怎么会不认识陈耕带来的这个车,这就可以理解了。

    “说到这里,”陈耕话题一转,向张昌谋问道:“张副主任,我在一个多月前就向贵方提交了来华进行车辆路测的申请,怎么这么长时间了,贵方一直没给我回复?”

    陈耕的路测申请居然没得到回复?

    这个问题可有点严重了,张昌谋的脸色一下子严肃了起来:“有这事?”

    “您不会认为我会拿这种事情跟您开玩笑吧?”

    “不不不,当然不是,”张昌谋急忙摆手:“我的意思是……嗯,会不会期间在资料的交接、转接的过程中出现了什么疏忽?”

章节目录

动力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黑岩ag视讯竞咪厅|优惠只为原作者千年静守的ag视讯竞咪厅|优惠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年静守并收藏动力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