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元者?”

    韩东眨了眨眼睛,字面意思,简单易懂,但结合在一起,就让人感到极为晦涩、高深莫测的无尽。

    仿佛有一股奇异力量阻止他去揣测多元者的含义。

    “饶命……”

    不知在哪儿、不知多么远、不知具体坐标的遥远时空,又一次响起京的声音,它不再冷漠倨傲,而是颤声求饶,宛若一个面临绝境、必死无疑、害怕到了极点的四维构造生命体。

    它也会恐慌?

    它在怕什么?

    韩东脑海闪过一个个念头,心底也琢磨着亿万思绪:“你是在跟我说话么,高维者,京。”

    “尊敬的主,在您面前,我哪敢自称什么高维者。只求您大发慈悲,留我一条性命。”京的声音,如同汨汨长河在此时卷起所有的情绪,逆流而起,惊天动地,令在场所有人都陷入古怪难言的沉默氛围。

    一时间没人说话,没人动弹,没人敢胡思乱想。

    俨然慢动作无声哑剧。

    或是张大了嘴巴,眼角狂跳;或是凝固了目光,神色变幻;或是情绪波动攀升到了史无前例的剧烈程度,甚至影响空间,改变宇宙天象。

    包括韩东也懵了:“你什么意思。”

    “饶命……饶命……”京不断说着:“我愿意献给您一门典籍,为人族量身打造,登临至高的概率高达百分之七十。”

    韩东想了想:“先把典籍给我吧。”

    京的语气发生了微妙变化:“一定要杀我不可吗,多元者。”

    韩东摇头不语,宇宙空间也寂静了下来,依然没人出动静。良久后,一道赤色雷电瞬间划破了常态真空,直直落向韩东掌心,显化一套典籍,总共三百页,每页只有一个字或者一个图案符号。

    透过典籍封面,韩东以天尊感官直接透视了三十多页,就感到无以为继,身心疲惫,需要休憩一会儿才能继续观看。

    太玄奥,太高深,他顿时意识到京的畏惧,好像不是假的,要不然也不至于一声不吭的拿出这么珍贵的修行典籍。以韩东的思维,顿时明白吃透这一部奇妙典籍,人族至高的数量必然激增几十倍,到时候,永垂不朽,将会是客观事实。

    “多元者!!”

    京的语气,又有变化,就像是充满绝望的溺水之人,怎么也抓不住那一根救命稻草,变得歇斯底里,变得丧心病狂:“你还是不肯饶过我!难道就不怕我跟你同归于尽,玉石俱焚!”

    韩东真的懵了,真想问一句这货的脑子是不是进水了,有什么毛病:“你疯了吧,故意碰瓷?”

    “你还没成长起来,此时此刻,还不是多元者……但我能看到我自己的时间尽头,无论怎么随机,都只有一个概率,一个可能,时间在那一刻彻底终结,彻底归零……韩东,就算你是多元者,可在这高维世界的多元者还有很多,跟你相同,皆是四维巅峰,掠夺一个初生期多元者,只们不会拒绝。”京的语调,好似狂风暴雨,下一刻重归宁静。

    它等着韩东答复。

    准确而言,它所等待的,并不是韩东说了什么,或者承诺了什么,而是它自身时间的归零尽头是否会渐渐消失。

    京很失望,也很绝望,等来等去仍然是一个概率:“多元者韩东,你将会为此付出无比惨痛的巨大代价,我发誓!”

    言罢。

    也不管韩东如何分说,解释,许诺。

    京不再出现,骤然离开,那一股威慑众生的恐怖征兆也泯灭的一干二净,仿佛什么都不曾发生过,但那些飘落在常态真空的瞳孔碎片,闪耀纯白,蕴涵纯净存在能,鉴证这一切都是真实不虚的情况。

    包括站在韩东身后,全程见证倾听的众天尊瞠目结舌,只觉得脑海一片空白。

    这跟众人想象的完全不同。

    或许。

    高维层次的厮杀,与三维不同?

    “咕咚。”

    化焉大天尊合起圣典,强忍着退避三舍的欲望,低声问道:“韩东,现在……”

    看向韩东的眼神,满是惊惧,好似看一个怪物。

    要知道,全知全能者,神罗族第三始祖,被京称之为罗神,又被京轻易杀死,这已经超出了天尊们的固有观念与认知范畴。

    然而。

    恐怖的京,居然被韩东硬生生吓跑了!

    这是什么概念?

    “多元。”

    永业大天尊眼底闪过一次次奇异颜色,流转无边,归为红黄蓝原色。

    “多元者。”永业皱眉道:“莫非是领悟了时间道则,创造出平行时空,便是多元者。”

    “是了。”

    西零天尊点点头,指尖跳动,有寒流围绕在指缝之间。

    “古今道则第一名。”原吴天尊顿时感慨了起来:“那可是时间道则,逆转过去,改造未来。只不过领悟时间就能直接从三维跳到四维,况且参照京所言,多元者还是四维世界的巅峰层次,是不是太荒谬了,不合逻辑。”

    “我担心。”

    “可能有巨大代价。”

    譬如刀痕大天尊,通过吃天尊的办法,突破界限,蜕变四维,就注定会重启这座宇宙的时间线。

    届时。

    所有生命都会死。

    “各位。”

    “事情还没到最后时刻。”

    炽篁天尊突然道:“多元者,定有无穷伟力,起死回生,扭转时间皆等闲,这应该是天大的好事。一个个怎么都如此凝重,韩东乃是多元者,又不是咱们人族的灾难。这是机缘,所有人的机缘。”

    闻言,韩东看了眼炽篁,她迎着韩东目光,露出嫣然浅笑,眸光也异彩连连。

    ……

    片刻后。

    韩东驱散了众人,负手而立,独处虚空。

    先前的恒星齑粉,星空陨石,统统都融化蒸发。只有那具罗神躯壳的少量碎片,悬浮在韩东身边,他拿起这些碎片,触感冰凉,毫无重量。

    静悄悄的。

    黑暗,寒冷,看不到漫天星光。

    “唉。”

    韩东暗暗挠头:“京的意思是我必成多元者?”

    有过必成大天尊的经历,韩东对于这样的必然事件,理解能力比众人更强一些。但也强不到哪去,因为它说出的信息,关键点太少了。

    “唔。”

    “它离开了,或是跑了。”

    “应该是去寻找其余的多元者,要跟我两败俱伤,鱼死网破。”

    韩东也是无奈了,有苦说不出。他觉得自己是鱼,京才是网,但京觉得它才是鱼儿,韩东是网,所以才会一遍遍乞求饶命。

    “可,可是。”韩东迟疑:“我在内心告诉自己,不杀京,以后绝对不杀京,天尊心意最难改,我又怎么会轻易改变这个决定。”

    “再者。”

    “京的布局,京的图谋,并没有伤害到任何一个人,完全可以和解,并不是生死大仇。”

    周围没有声音,没有光线,韩东想起京在离开之前的疯癫口吻,心情愈加沉重,他低头看向掌心,看向那台由罗神制造胚胎、由他注入存在能,炼制而成的高维器具。

    这是最大的底牌。

    估计没有用。

    “京……”

    韩东注视着这台高维器具,表面有两行字迹:

    简单一击;

    正常一击;

    就连京都不怕这台器具,更遑论京所说的多元者:“多元者降临的话,应该比罗神、比这个京,还要可怕无数倍,我们根本没能力抵御入侵。”

    所以,目前而言,韩东最迫切的想法是尽可能提升实力。

    变强!

    他必须变得更强!

    “罗神碎躯。”

    韩东瞥了眼那些瞳孔碎片,万分纯净的存在能,仿若天然湖,白月光,一尘不染的能量。

    ……

    诚然。

    韩东必成多元者,是好事,人族之福。

    而现在的问题是有了刀痕大天尊的前车之鉴,对于升维这个事,大家都有抗拒感。没准儿一个升维,整个宇宙都灭了。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韩东倒也能理解:“算了,我先吸收这些天然存在能,看看对至高实力有没有增益效果。”

    基因武术:天尊之道,跟宇宙共享修炼。

    灵魂意念:亘古天王,韧性本源天赋,这是一部分宇宙属性的赐予;命运反抗者,领悟命运道则。

    “就看基因武术了。”

    自从回归星空,寄托天尊之道,韩东大多数时间都在推演武术,而不是修习武术,因为有宇宙共享。他只要给出一个明确方向,宇宙会帮他修行,推动修为增涨。

    而现在,韩东尝试着,独立自主的修行。

    “抽离。”

    他一把抓起那些纯白无暇的瞳孔碎片,汲取存在能,吸收到体内,游曳在血液之间,渗透到筋骨深处,最终灌注一个个基因细胞。

    基因细胞组成了法座之力。

    “希望有用处。”韩东不无担忧的观察着基因细胞:“通过至高配额,以法座之力为核心基石,其余力量充当了外层建筑,演化出至高之力,我一直想把存在能注入至高配额,对其强化,但却完全行不通。”

    他正想着,异变突生,纯天然无污染的存在能量注入基因细胞,立即引起一系列微妙变化,一个个基因细胞开始跳动,闪烁着纯青之色。

    进化!

    基因细胞在进化!

    众所周知,至高无上,就是最高的境界,就是修行的尽头,就是整个宇宙的巅峰层次:“我的两条修行路,都是至高无上了,怎么还能够进化?”

    韩东感到震撼。

    下一刻。

    他就明白了严格来讲,这不是基因进化,而是法座之力的奇妙进化,不知通往何处,不知终点在哪儿。

    “我为元君的时候。”

    “发现了一个办法:通过汲取另一个法则元君的法座之力存在能,融入己身,永不归还,想看看能否增加法座之力的总量。但当我吞噬了十位星妖元君,法座之力的总量依旧不变,品质却有了变化,渐渐升华,渐渐超脱。”

    “然后……”

    “就收到命运道则的警示……”

    “即刻出关,即刻启程,探查一番星宙霄,七日集合,再到最终决战。”

    韩东脑海闪过大量的数据流。

    随着存在能融入基因细胞,他身躯结构发生了巨大变化

    “轰!轰!轰!”洁白无瑕的罗神碎躯存在能,催动了韩东体内的法座之力,如同点燃火焰筒的小火苗,如同造成大雪崩的滚滚音波,催化剂一般的作用,令韩东法座之力开始超脱,短短不一会儿,就完成了进化。

    基因细胞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小圆点,不可思议的原点,不可名状的源头。

    紧跟着。

    进化了的法座之力竟然直接甩开了至高配额的链结,执掌一切,统筹一切。

    “什么?”韩东吃了一惊,却不阻止。

    他有预感,这是变革,是正确的道路。

    蓬!

    独立的法座之力,反扑回去,融化了至高配额,他好似坠落悬崖,基因武术的境界一下子从至高无上变成了法则元君。

    包括灵魂也如此。

    原点之力,融化了整整两个至高配额。

    “这是……”

    韩东闭着眼,又一点点睁开,他看到了真实,他看到了无穷无尽的正道,他看到了屹立在宇宙星空的唯一主宰。

    “啵!啵!啵!啵!啵!”

    原点之力,融入基因细胞,又涌入灵魂意念,依旧不够用,仿佛装不满的时空口袋,韩东也发了狠,心灵之力投进去,意志力,思维意识,包括至情至性的情绪力量在此刻尽数爆发。

    玄妙不可测!

    崭新的构造!

    这一刻,韩东以法则元君的修为境界,朝着终点,发起冲击,不留余地的冲击!

    霎时间,原点之力,如同一个天地大磨盘,乾坤坐标轴,苍穹多面体,一位位真实韩东依次显现,俨然漫长幻灯片,展现出无数韩东。

    各类气息,各式状态,各有不同。

    但有一点却相同,所有韩东都是闭着眼睛睡觉的……他立即明白过来,这是其余时间线的此时此刻的自己……到最后,无数韩东睁开眼,皆有笑意,皆有明悟,一个个化为气流,归入韩东体内。

    “愿人族永垂不朽。”

    “愿人族永垂不朽。”

    “愿人族永垂不朽。”

    重重叠叠的诵念,回荡耳边,韩东哪能不明白,这是其余时间线的自己,发出提醒。即使升维,别忘了最初的根。

    “生而为人……”

    “人人应当如龙,人族应当永垂不朽,星空人族应当是这片星空的主人。”韩东心念一动,自然而然,发出一个个宏愿。

    哗!!!

    所有幻影,全部消失,尽归他一人之身。

    哗!!!

    韩东眉心处,亮起了一点青光,散布着星星点点的金红之色,宛若青天,悬挂金红星。

    这一点光明弥漫!

    整个人笼罩在青光之内,密布着星罗般的金红光斑;紧跟着韩东全身,散发青色之光,包含着较为零碎的金红光晕,恰似超新星爆发,星辰大海的巨浪,甚至比原初武器的自爆威力多出亿万倍,韩东是唯一真实,全身爆发光明,瞬间照亮了整个人族疆域。

    光明扩散,湛耀一个个古国,一个个尖端机构,三大殿堂,所有天尊与至高……

    这股威力,庞大无尽,但却没有造成一丁点伤害毁灭,仿佛润物细无声,仿佛普照众生的宇宙之主……

    韩东爆发的光明,凌驾一切道则之上,超脱一切法则之上,没什么能够阻挡,没什么能够限制,空间距离,时间流动,全都失去了原有意义。

    哗!

    照耀古国,照耀疆域,也照耀至暗星空!

    哗!

    寂然寒冷又黑暗的无边真空,这一刻至为明亮,上达星宙霄,下至星宙霄,宇宙时空每一个偏僻角落,乃至于最荒凉最可怕的死寂区域,尽皆照的明亮,即使是宇宙本源也为之避让,不再是宠爱关照,而是平起平坐的尊重。

    哗!

    韩东即中心,天地中心,宇宙中心!

    无量光明,穿透了宇宙壁垒,这一座茫茫宇宙都在渗透光明,幅散到了外面的四维世界,甚至穿透一位位多元者的概念之躯,朝着更高层次,前行,攀登!

    ……

    离韩东最近的银河帝国,虽然已经毁灭了一小半,但都是生命稀疏的区域,大多数帝国子民仍在活着。

    尽皆目睹这一人。

    尽皆感到这一股无量光明。

    “是韩东!”

    “人族大天尊韩东!”

    “至高无上,至强者,大天尊!”

    银河帝国,对韩东的崇拜,已经到了痴迷、疯狂、全身心顶礼膜拜的程度,这也跟眞古的宣传,有很大关系。

    “天呐。”

    眞古与苏翁相视无言,纷纷低着头。

    前不久,韩东回归,凭着宇宙本源的助力,开启心灵网络,覆盖人族疆域韩东见众生,众生也见他。

    这是第二次!

    不倚仗宇宙本源的帮助,更不是心灵网络的链结,而是单方面宣告,覆盖整个宇宙,每个角落!

    一个个认出韩东,内心震动,同时当光明普照,不由自主的低头,表达最高的敬意不止是血肉之躯,包括灵魂、内心、思维意识,全都在恭敬俯首。

    ……

    任何物质,任何粒子,都不是无量光明的构成单位。

    寰宇古国,十七星区,无论是什么修为境界,无论是什么年龄层次,无论身在何方,无论睡觉,还是闭关静修,此刻全都抬起头,仰望那星空中央。

    光明!

    无穷无尽无边际!

    那一尊屹立虚空的青色身影就映入众生心口!

    “那是韩东大天尊。”

    所有人全都认出,睡眠的,正在进行娱乐的,包括激烈厮杀的生灵们全部暂停了全部心思,抬头仰望那一尊伟岸天人。

    敬意。

    源自生命本能的最高礼敬。

    哪怕没有灵智的异类生命也深深明白这道身影的主宰威严。

    下至凡人,上至元君,不由得泪流满面。无与伦比的感动,令芸芸众生俯首。

    “至高无上大天尊……”

    琴狱澜,牙录星王,全都愣在了原地。

    “哥哥……”

    韩茜瞪圆了眼睛,乌黑眼睛,写满惊讶。

    ……

    刚回到各自殿堂的天尊们,以及一位位人族至高……包括全宇宙现存的至高存在,冥族疆域,光族疆域,没一个有资格僭越光明,情不自禁的俯首,表达敬意……宇宙本源,震动轰鸣,仿佛在欣然道贺。

    “怎么会……”

    荒古殿堂的卢阳、武贰世、荒戈录、达尔乌那些与韩东相识的人感到困惑,却瞬间垂落脑袋,心底涌出敬意。

    “他已经……”

    曾与韩东竞争的薪火区天才,永生者凰泉,永生者南象寸也都乖乖俯首。

    包括薪火区智能。

    包括至高,天尊,大天尊!

    “圣典!!”

    化焉打开圣典,却无效,他无法抗拒敬意,无法掌控身躯,仿佛不低头,不表示敬意,他就会死去。

    “三原色!!”

    永业打出原色掌,却无用,这光明根本没有颜色,或者说,不是三维的颜色,不是已知的颜色。

    “韩东,韩东。”永业、化焉两位大天尊彻底懵了,他们才离开多久,还不到半日时间,韩东居然突破了,难道是突破界限,进行升维,成为多元者。

    “至强者、韩东。”所有天尊都震撼,哑口无言,不知说何是好。

    身为天尊,都要乖乖俯首,表达内心敬意,到底是什么情况,全知全能者怕也不过如此吧,很可能还做不到这么恐怖的事情。

    因为这不是修为境界的压制。

    而是对伟大存在的敬意。

    不管正义还是邪恶,不管有没有情绪波动,这一刻,最弱者与最强者是平等的,尽皆做出俯首、或者匍匐的尊敬方式。

    “升为四维?”

    “这就是京所说的多元者?”

    炽篁天尊惊到了,眸子凝固,娇躯都在发抖。她没想到这么快,竟然这么快。

    “人族韩东。”现存的各族至高望着人族疆域的遥远方向,相隔小半个宇宙空间,依然扛不住光明普照的感动,恭敬俯首,近乎臣服。

    “那是什么人。”各大生命族的所有修炼者全都吓傻了,那道身影的遥远距离没有丝毫的掩饰,凡是有点常识的,都知道那是人族疆域,不可思议的遥远。

    一人之力,震动全宇宙范围,这已经不再是至高无上。

    光明普照。

    席卷苍穹。

    因为这是更高维度的威严,宇宙本源现在还只是三维架构,根本阻挡不了。

    渐渐地,光明消散,那一尊伟烈天人散去威压。星空道则、宇宙法则也重新接管这片天地。这时候,很多生命才发现那股光明,普照了无数纪元的漫长时间,其实仅仅一刹那,众生体会到了天尊候选人在宇宙之外的奇妙体验。

    ……

    至高无上,不是真正的境界。

    得到了至高配额的法则元君,通过至高配额,统筹一切力量,转化至高之力,这不是完完全全独属于至高自身的真实力量。

    换言之。

    所谓的至高无上。

    其实是一条充满错误的终点。

    虚假的元君之上,一旦失去了至高配额,就不是至高无上。

    “那么。”

    韩东面向光族疆域,轻飘飘打了一拳。

    刹那间。

    道则纷纷凝固,法则全数臣服,无与伦比的力量直接笼罩了光族疆域,这一拳引起整个宇宙的敌视仇视,引发所有法则与道则的愤怒,扭曲了时间空间,瓦解了整片疆域。

    有至高不忿,还想挣扎,反抗。

    但韩东一拳之下,至高配额变成了虚无元子,打落至高,打回元君,打爆一切。

    轰隆!!!

    没有余波,没有过程,没有抗争的余地,他一拳打出,光族疆域就湮灭。

    “为什么。”

    韩东握了握双手,心潮澎湃,感觉到浑身上下的圆满之力:“为什么欺骗众生。法则元君之上,明明还有境界。”

    现在的他,就是元君之上的真正境界。

    “因为……”宇宙本源传过来一条条明确信息:“元君之上的境界,是惟一的,只能有一人达成;这是一条绝路,谁也到不了终点,至高无上的作用,是平衡,是稳定;你到了这个境界,是古今第一人,也是最后一人。”

    韩东点点头,他知道宇宙本源所述不假:“这境界有何称谓。”

    “惟一,真实,预维者,境界称谓有很多,你自行命名即可。”

    韩东了然:“那就叫真君,真正的元君之上。”

    刚刚语毕,就如同口含天宪,宇宙星空的法则,多出了一个境界,宇宙真君!

    韩东:“……”

    宇宙本源:“加上宇宙二字,我也沾沾光。”

    闻言,韩东沉吟了一下,顿时挑眉追问道:“你……你有自主意识了?”

    “刚刚诞生的。”

    宇宙本源不掩饰,直接承认:“那个京,太弱了,包括多元者也太弱小了;你达到真实惟一,晋升宇宙真君,便可以领悟所有道则;从时间道则开始,创造我们的五维。”

    “我们的五维。”韩东就觉得神而明之的真理,涌入心头。

    以前,这座宇宙是一切生命的母泉,自然也包括韩东。

    现在,他跟宇宙,平起平坐。宇宙孕育了韩东,给了他生命机会,反过来,他达成真实惟一,也弥补了宇宙本源的缺失,给了它自主意识,充分灵智。

    两者之间的联系,异常紧密。

    什么父母子女,什么永恒爱情,包括但不限于生死之交,利益同盟,所有所有的关系,全都不如韩东与宇宙星空的玄妙关系。

    这般牢固,这般密切,两者间互相成就,互为表里,这一生不可分割。

    “那么。”

    “宇宙真君,跟四维相比如何。”韩东问道。

    宇宙本源回应道:“宇宙真君仍然是三维结构,比起京,我们差得远。不过,据我所知,每一个宇宙真君,必成五维者,这是既定的真实……别问我怎么知道的,天生就知道,没办法解释。”

    韩东又生出明悟。

    他成就五维,宇宙也成就五维。这是至理,无可争议,超越三维的真实。

    “好吧。”

    “我先试一下。”韩东一念之间就挪移到了候时厅,仅能容纳意识结构的候时厅,面对真君驾临,也不得不临时修改这项铁则,恭迎韩东的光临。

    嗡嗡。

    时间坐标系,依旧屹立,庞然大物。

    但落在此时韩东的眼里,却好似一个漏洞极多的生锈器械,他摇了摇头,迈出一步,就站在唯一亮着时间线的中间之处。

    坐镇在此时此刻……

    指尖划动……

    往后划,在时间线中央点,勾勒出另一条过去痕迹;往前划,在时间线中央点,勾勒出另一条未来去向;无论是崭新过去,亦或者崭新未来,全都看不见韩东。

    他是惟一,他是真实,他只在这个时刻。

    “啊~”

    随着时间线开辟,宇宙本源发出一声压抑着激动欣喜的巨大呻吟。

    “小点声。”

    韩东脸色一黑,手指划动,幻影闪烁,无时无刻不在开辟出崭新的以前以后,就像是时间线的中间点,向两侧幅散出无数可能,蕴涵着无穷概率,创造出多元时间。

    多元时空,初步定型!

    一个点,对应两侧,每一侧都有数不清的时间线。

    “这也太多了。”韩东看到了无数个过去情景,众生万象,又看穿了未来时空的无限可能,说是无限,其实并不是真的无限,因为他看不到自己身亡的那条可能时间线。

    “这还多?”

    宇宙本源很委屈:“你才领悟了时间道则而已,这只是一个起点。四维概率,多元可能,应该有无数起点。”

    “???”

    韩东脑海一炸,头皮发麻,就看到宇宙本源传递给他的虚拟演示每一条时间线的每一个时间节点,又开始发散两侧,形成更多时间线。

    更多的时间线,又有无数节点,又有无数时间线。

    “把这些工作完成,咱们就是四维结构多元者!”宇宙本源微笑道。

    韩东惊讶道:“五维又怎么创造。”

    宇宙也怔了一下,思考良久,才慢慢说道:“我们不是多元者,无从理解。但料想,应该是时间线的纵向加深……现在的时间线,都是横向发展,扩散更多可能,演变更多概率,五维大概是创造时间深度,或者时间厚度,我也说不明白。”

    “但。”

    “我们一定会成功。”

    罗神的升维,只顾着自身,突破了临界壁垒,去到外面世界,根本不管宇宙。

    韩东的升维,却与之不同。留在宇宙的内部,帮助宇宙升维,他也随之升维。

    “太多了。”

    韩东思绪有点乱:“你让我先休息一会儿。”

    宇宙没有着急,反而说道:“休息多久都可以,随你便,反正我们会成功。到最后,我们是五维。”

    “为什么。”韩东站在候时厅,手臂搭在无数条时间线的表层,感觉着时间流动,摩擦着体表肌肤,观望着时间发散,创造出概率可能,他俨然时间之主。

    宇宙真君的威严,直接无视了时间道则的封闭。

    再加上之前经历,他悟透时间,甚至韩东对时间的感悟比命运还要深厚。

    “韩东,你还没有发现吗。”宇宙本源微笑道:“假如只是时间线,横向层次,这么单调的时空属性怎么可能容纳得了情感。”

    “你从外界回归,面对这座时间坐标系,如何游曳时间线?”

    “因为爱,能够超越时间?”

    “不,是因为我们,缔造了纵向层次的时间,允许情感,在时间内部流动!”

    “三维星空,空间与时间是割裂分离的。但四维,五维,都是时空,空间节点表示一个物体的位置,而时空节点表示一个事件!”

    “去吧。”

    “你好好休息。”

    “我们必将会一起缔造五维。”

    ……

    多元时空、刀痕大天尊即将蜕变、突破界限、晋为全知全能者的那条隐藏时间线,宇宙真君降临了。

    “谁!?”

    已然蜕变一大半的刀痕大天尊豁然睁开眼。

    只剩双脚,没能蜕变,它可以四处移动,但其余生命全都无法移动,它根本吞吃不了,也就缺少了升维的必需品。

    “韩东!!”

    它扑向韩东,无尽的冷酷杀机,扑面而至。

    “多元时空,成型之前,禁止任何人升维。”韩东面无表情,弹动指尖。

    啵!!

    磅礴的多元之力,直接贯穿它的圣洁身躯,打成齑粉。

    “太弱了。”

    韩东掸了掸衣襟,他想到罗神,又想到京,顿时感叹了一声,京只是四维生命,只能看到四维的表面时间,看不到五维的深层时间、纵向时间,因此就认定了自己必死无疑。

    “京。”

    “还有多元者。”

    “等它们抵达这座宇宙,发现我是五维者……”

    当多元时空展开,演变无穷,整个宇宙相对于外界的时间流动已经彻底静止。

    ……

    多元时空、韩东出生的时空。他选择这条时间线,立刻进入,回到荒古殿堂。

    “韩东。”

    炽篁天尊第一个迎了上来。

    “别急。”

    韩东摆摆手,五指摊开,仿佛奏响世间最美妙乐章。

    随着音律跳动,一位位死去的天尊相继回归,炽篁抿了抿红唇:“天尊,你都能起死回生?”

    “天尊与至高不同。”韩东拍了拍她的颤抖肩膀,至高是利用配额,天尊也是利用配额,关键是天尊之道,有宇宙共享修炼,就等同一个备份。

    起死回生,并不难。

    ……

    多元时空、韩东出生的时空。他追溯这条时间线,选择过去的节点,回到太阳系。

    一个个星辰寂灭。

    太阳系空荡荡的。

    源自光族的永生者阿尔骨分出光灵化影,逼迫师尊宁墨离,自爆封祭天体;宁墨离勉强击退阿尔骨,然后陨落,他也凭着这一股悲哀愤怒,超越太初,成为新生代亘古天王;韩东看着宁墨离,在其死亡那一刻,将时间凝固,将空间静止,轻声问道:“师尊,我已经超越时间。”

    “啊?”

    宁墨离抬起脑袋,懵懵懂懂,那张褶皱老脸写满了错愕震撼,扭曲在一起,仿佛吓出心脏病。

    “今天吃药没。”韩东笑呵呵说道。

    “啊。”宁墨离还没有脱离震撼。

    “我这儿有药,吃不。”韩东伸出手,摊开掌心,浮着一粒小药丸。

    “滚。”宁墨离淡淡道,反正他已经死了,也不怕面前这人,到底是异族,还是什么幻觉。

    韩东仰天而笑,简洁却不简略的信息流传了过去:“这可是后悔药。”

    宁墨离:“……”

    宁墨离嘴角抽动:“了不起。”

    宁墨离一把抓起那粒药丸:“再给我一份药品说明书。”

    “好,好。”

    韩东总算明白了,为什么当初他求见恒灭至高,帮他复生宁墨离。堂堂一位至高,竟然没办法起死回生一个虚洞级,还说什么宁墨离不愿意。

    多年以后的今日,他才明白,宁墨离早已去了另一个多元时空。

    不是替代,而是时空之主角,由他亲自缔造。

    (大结局)

    (完本感言明天写~)

章节目录

君临星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黑岩ag视讯竞咪厅|优惠只为原作者风消逝的ag视讯竞咪厅|优惠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消逝并收藏君临星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