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小雨还在继续说:“不过,孙师傅您可能不知道,那件事,还不是我唯一一次见您。”

    孙师傅一愣,道:“那就还是我接过您的代驾单。”

    “也不是。两年多前,您那会儿还在跑出租,有个骑摩托摔伤的女孩子,您还记得么?”

    孙师傅再度一愣:“那也是您啊?”

    杜小雨点了点头,说:“是我。不过当时我真没认出您来。您把我送到了医院,还找人把我那辆摩托送去了修理厂。我人没什么事,只是钱包那些都放在摩托车上了。您什么也没说,车费没收到不提,还帮我付了二百多块钱的医药费。等医生帮我包扎好伤口,您已经走了……”

    “呵呵,医生说您伤不重,就是皮外伤,我想着没我什么事儿,还是赶紧出去跑点生意吧。送您去医院,就耽误不少时间了。养家糊口,没办法。”

    “您就只给我留了个修理厂的电话,连您姓什么都没说。我还是到修理厂拿车,才知道他们平时都喊您老孙。然后就根据这个线索,打电话到中北公司。中北当时查了之后,确认了您的身份,可却说您已经还车不干了。”

    “那天是我倒数第二天干出租,我有印象。”

    “是呀,我找中北要您的联系方式,他们也给了。

    我打过去,想感谢一下您,可没想到,那个号一直都打不通。

    之后我去了中北公司,希望能通过其他司机找到跟您联系的办法。

    但好几位司机师傅都说您不干出租,是因为您有位亲戚在国外开公司,想请您去开车,工资给的高。

    说您那会儿可能正在出国的路上,过段时间说不定能打通。

    但我打了好多次,那个号码从来就没打通过……”

    孙师傅闻言淡淡一笑,说:“那会儿真是出国了,一个月两万块的工资啊。

    但是地方不太好,科索沃。

    我刚去就把手机这些弄丢了,呆了不到半年,觉得实在太危险。

    那子弹真的是会在路上飞的。

    回来之后,去营业厅想补办个号码,结果人家说停机销号了,我就重新办了个号。”

    杜小雨点了点头,说:“难怪。”

    “真是没想到,居然还有机会遇到您。呵呵,看来我跟你们两口子,都还挺有缘分的。”

    杜小雨还在继续讲述。

    “那段时间我一直间隔着跟您在出租车公司的同事有联系,但他们谁都联系不上您。

    不过他们倒是跟我讲了很多您以前的事迹,不少司机师傅都接受过您的帮助,在出租车公司,您也得到过很多乘客的感谢。

    基本上都是类似于我遇到的那些事。

    其中有一位师傅恰好就说起了您曾经给一位中考的女学生送准考证的事,我才意识到,原来两次帮助了我的人都是您。”

    “谁活着都挺不容易的,力所能及之下,能伸把手就伸把手吧,我没您说的那么伟大,您也甭再这么夸我了。”

    杜小雨微微一笑,望向程煜,说:“我给你推荐的这个司机怎么样?”

    程煜这才点了点头,心道一个人做一件好事不难,但这么多年,因为这些看似微不足道的好事,而得到很多人的交口称赞,那么这个人的人品肯定没问题了。

    “孙师傅,我呢,的确是有需要想请一名司机,不知道您有没有兴趣?”

    孙师傅放慢了车速,转过一道弯,说:“前边就到了吧?”

    程煜点了点头,孙师傅又说:“这位女士是您的女朋友?”

    “是我太太。”

    “原来是您夫人。没错,我以前的确是帮过您夫人两次,如果你们想感谢我,就把车费结一结,还有我为您夫人垫付的医药费也还给我。这样,我开个大口,两次连带医药费,加上我那次没跑成的机场的损失,您一共给我五百元。您看如何?”

    程煜皱了皱眉,很快明白了孙师傅的意思,他笑着说:“您是觉得我们俩是想要报答您,所以才给您的这份工作?”

    孙师傅缓缓将车停在了吴东院子的大门口,等到杆子抬起来,他又踩下油门缓缓驶入。

    “您看啊,我现在一个月七八千元的收入,有时候多,有时候少,除掉我个人的社保呢,还有个六七千元。

    我这辈子,从退伍回来之后,就只有开车这门手艺。

    小三十年前,有驾照的人少,我在部队里学会了开车,着实过了不少年安稳日子。

    现在开车不吃香了,我两年前从科索沃回来之后,也尝试过想找一份给公司给老板开车的营生。

    倒是也有人愿意用我,咱技术摆在这儿,老板坐在我的车里放心。

    但是给出的工资,基本都在五六千的样子,还得扣扣税,扣扣保险之类的,到手不过四千多。

    而且吧,家里现在有老有小的,我干这个,甭管家里有点什么事,只要我把手机软件一关,就能安心忙活,无非少赚点钱。

    大不了晚上到酒吧门口多守守,总能找补回来。

    所以呢,二位的好意,我心领了。

    多谢。”

    程煜明白了。

    孙师傅是觉得他自己现在零碎事情多,朝九晚五的工作不太适合他,毕竟这么多年,家里已经习惯了,有什么事就找他,一准儿有空。

    另外就是收入上的问题。

    他家里应该还挺需要他多赚点钱的,哪怕这多了少了一个月不过一两千而已,可往往一两千元,对一个普通家庭就很重要。

    杜小雨也想到了这些,赶忙说:“孙师傅,您先听听看,我们能给您多少工资再拒绝不迟。”

    孙师傅憨厚的笑了笑,问:“二位,您家在哪儿?左还是右?”

    程煜忙道:“右边,第二家,您把车停第二家门口就行了,那儿有专用停车位。”

    孙师傅一打方向,手脚麻溜的把车停进了停车位里。

    然后,他打开后备箱门,下了车。

    程煜和杜小雨也下了车,看着孙师傅从后备箱取出自己的小电动滑板车,等待着他的回答。

    孙师傅将电动滑板车打开放在地上,一只脚踩上去,然后说:“我知道二位不缺钱,但是现在的市场行情就是如此,一个小车司机他只值五六千,高点儿七八千一个月。我知道二位肯定打算给一个绝对不低于我现在收入的工资给我,可没那个必要啊。我总不能白拿二位的钱,这也说不过去不是?所以呢,好意我真的心领了。我还是那句话,想谢谢我,我很开心,证明我没帮错人啊。五百元,咱们就两清了,您二位没必要给我特别待遇。”

    杜小雨有些着急,程煜却是抓住了她的手,冲她微微一点头。

    “稍等。”

    程煜弯腰进车把后备箱关上,然后锁好车门,说:“孙师傅,您刚才也说跟我们夫妻俩有缘,这八百多万人口的城市,您两次都能接到我的单。尤其是跟我太太,帮了她两次忙。到了家门口,不管怎么样,进去喝杯茶。您不会觉得我们耽误您接单子做生意了吧?”

    孙师傅有些犹豫,尤其是看到这个小区的环境,作为吴东人,怎么可能不知道吴东院子是什么价位的房子?

    能住在这里边的,可以说,家产至少也是几十亿起步的。

    但看到程煜和杜小雨都很是恳切的目光,孙师傅点了点头,说:“好吧,那就叨扰一杯水。明儿就过大年了,也没什么生意,我今儿算是提前给自己放假了吧。”

    程煜拍拍杜小雨的手背,杜小雨连忙过去开了门,把孙师傅让了进去。

    这个院子,对于孙师傅这样的城市平民,肯定是有极大的震撼的,毕竟类似的住宅,大概他这一辈子也只能在电影电视里见到。现在置身其中,不可能不激动。

    但是,程煜观察到,孙师傅的脚步非常平稳,眼神也没有四下乱瞟,只有在刚进门的一刹那,扫量了一下院子里的情况。

    “呵呵,真是遇到贵人了,这么大的宅子,只有古代才能见到吧。”孙师傅跟在杜小雨身后,笑着说了一句。

    程煜也不多说,加快两步,在前边领着孙师傅去了客厅。

    “快过年了,家里的阿姨我们让她提前回去过年了,您稍坐会儿,这喝的东西在哪儿,我恐怕得找找。”

    程煜先把孙师傅让着坐下,说了一句,然后四下找着茶叶。

    茶叶倒是找到了,却发现没有开水,程煜不由得一头黑线。

    想起孙师傅刚才说今晚不做生意了,于是他又走回来,赧然的说:“孙师傅,抱歉啊,家里没开水,得现烧。不过我听您刚才说今晚不打算做生意了,要不咱们喝点酒?”

    孙师傅愣了愣,赶忙摆手,说:“你们喝的那些红酒洋酒我可喝不惯。没关系,不喝水也没事,我坐几分钟也得回去了。”

    程煜笑着说:“家里什么酒都有,红酒洋酒您喝不惯,啤酒或者白酒总可以吧?”

    孙师傅有些拘谨的搓了搓手,没再反对。

    程煜想了想,说:“这大过年的,咱们喝点白的吧。”

    说罢,打开酒柜,拿出一瓶茅台。

    孙师傅见状,嘴唇张了张,似乎想说这酒太贵了。

    但犹豫了一番,觉得程煜和杜小雨住在这种地方,程煜还是个开着两千万车子的人,之前去的那个院子比这儿还要奢侈,显然家里也不可能在找出什么便宜的酒来。

    自嘲的一笑,心说这酒一瓶一千多,相当于自己一周的收入,但对程煜和杜小雨而言,屁都不是。

    冰箱里有现成的菜,都是张姨临走前做的,但二人没机会吃,这会儿放进微波炉里热了几分钟,算是齐活儿。

    也不去饭厅了,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程煜把酒给孙师傅倒上,自己和杜小雨也都各倒了一杯。

    然后把菜都放在茶几上,程煜说:“都是我们没来得及吃的菜,只是是昨晚做的,孙师傅您别嫌弃。”

    孙师傅赶忙摆手,说:“这哪能嫌弃,能吃到这么好的菜,这是有口福了。”

    程煜递过去一双筷子,说:“孙师傅您先吃两口菜,还不知道您大名是……?”

    “我叫孙建成。”

    “我叫程煜,前程的程,火字旁日立的煜。”

    孙建成点点头,说:“南唐后主李煜的煜。”

    杜小雨也赶忙说:“我叫杜小雨,就是天上下的那个小雨。”

    孙建成说:“杜女士您好。”

    “孙师傅您别这么客气,先吃点吧,然后咱们喝两杯。”

    孙建成见状,也就不再客气,拿起筷子,夹了点菜,放进嘴里。

    程煜和杜小雨自然也配合着伸出筷子,各自吃了两口菜。

    “孙师傅,多谢您从前帮过我太太,我们两口子一起敬您一杯。”程煜和杜小雨一起举起了酒杯,孙建成也赶忙端了起来。

    喝了这杯酒之后,程煜说:“孙师傅,反正呢,已经进门了,您也不打算做生意了。我看您晚饭应该没怎么好好吃,那就别客气了,多吃点。”

    孙建成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看程煜,重重的点了点头,说:“还真是没好好吃晚饭,小年夜,着急忙慌赶回家,想着别家也得过小年,估计是没生意了。

    可没曾想,刚坐下,老婆给倒了酒,幸好还没来得及喝,手机响了,有单子。

    想着这个时候要叫代驾的,肯定是真没办法开车了,不能耽误事儿啊。

    赶紧扒了半碗饭,急匆匆的就出了门。

    送完那一趟,时间就不早了,后边估计都是像您二位这样,吃了小年夜的饭喝了点儿酒的,生意连续来了好几个。

    也没捞着空再吃一口。

    那我就不客气了?”

    杜小雨赶忙说:“您多吃点,千万别客气。”

    孙建成这才认认真真的抓着筷子,端起了小碗,一口口的吃起菜来。

    程煜笑眯眯的看着在吃饭这件事上放开来了的孙建成,心说能这么坦然的在一个对于他而言是豪宅中的豪宅的院子里吃饭的人,那绝对是心里极为坦荡的,否则,但凡有一丁点儿私心杂念,只怕都会愈发的局促和拘谨。

    “孙师傅,这样,您吃着,我说几句话,您别着急接茬儿,先听完,好么?”

    孙建成抬起头,看看程煜,想了想,点点头道:“得嘞,您说吧。”

    “还是刚才那件事,我想请您做我的司机。”

    程煜说着顿了顿,看到孙建成的手明显有个停顿,但很快又开始夹菜。

    “咱先不谈收入的事情,您先听听我说您这个司机的工作职责。首先,职位肯定是要挂在公司里的,咱们也得跟其他所有人一样,签订正式的用工合同,该交税交税,该交社保交社保。但是呢,您这个司机,不是为公司服务的,而是我的私人司机。”

    说罢,他又看了看孙建成。

    孙建成咽下口中的菜,端起酒杯,说:“这个我在电视里看过,在部队的时候也听说过。您这意思,是说我的工作时间不固定是吧?”

    程煜笑了笑,说:“对,就是这个意思。工作时间不固定,休息时间也不固定,但只要我有需要,哪怕是深夜两点,您也得负责接送。”

    孙建成没吭气,喝下杯子里的酒,杜小雨连忙又给他倒上一杯。

    “可我不需要的时候,您愿意呆在公司,还是呆在家里,都不重要。有一点您可以放心,比方说头天晚上让您两三点把我送回家了,第二天多数情况下不会让您早起。毕竟,我也得保证睡眠时间,所以您的休息时间肯定是有保障的。”

    孙建成点点头,说:“这个不重要,就算您让我半夜三点送您回家,第二天早上八点依旧得准时接您,那也没什么问题。”

    眼看着孙建成已经开始接受了,程煜便继续说道:“随叫随到,这是您的职责。但是,如果您家里真的有事,比方就像您说的有老有小的,我也不会强求。该请假请假,该扣工资扣工资,对您,我会有一套另外的考勤标准。”

    孙建成继续吃菜。

    “当然,会有个基本的坐班制度,比方说我需要您每天早晨八点左右来家里接我,那么您的工作时间大致上就是从七点开始计算。

    不管我是去公司,还是去其他地方,总而言之每天有至少八小时的坐班时间。

    当然,这中间,如果您需要接送老人小孩什么的,您只管去。

    毕竟晚上下班时间,我也得等着您来接我。

    上午七点到晚上七点,这是您基本的工作时间,其中有任意四小时,您可以自行安排。

    只要超出这个基本的时间点,都算是加班。

    加班咱们按照国家的加班标准来执行。

    这样,您的工作时间,除了一早一晚,其他的时间也都算是比较机动了,家里有些什么琐事,您都能应对。”

    孙建成放下筷子,看着程煜,说:“我知道,您这还是在照顾我。”

    程煜摆摆手,说:“您要非说是照顾,我也没法儿反驳。但实话实说,即便不是对您,而是任何一个人,我都是类似的标准。只是在您这儿,咱们商量的余地会更大一些。”

    孙建成想了想,最终还是点了点头,觉得程煜说的也不错,私人司机,的确在用工的时间上,显然是比较机动的。

    “如果您认可了,那么接下来,咱们就说说薪水的事情。”

    孙建成拿起酒杯,又喝了一口。

    “工资呢,我知道您是个不愿意接受嗟来之食的人,不过我的公司,在业内本来就算是待遇比较好的。

    这一点,如果您加入我的公司,很快您就会知道。

    所以,基本工资,咱们暂定八千元。

    可能比市场上的略高,但绝对符合我们公司本身的企业薪资标准。

    不瞒您说,我们公司一个前台小姑娘,都八千元一个月,而其他公司,大多数都在五千以内。”

    孙建成眉头抬了抬,问道:“如果您就是按照正常程序招聘司机的话,也打算给八千的基本工资?”

    程煜点点头,说:“总不能比前台还低吧,那在任何公司都是仅仅只比清洁工阿姨薪资高的岗位。”

    “您公司的清洁工一个月多少钱?”

    “五千。

    一个早班一个晚班,早班上班前必须把公司所有卫生工作做完,几点去我不管,下午三点下班。

    晚班下午一点上班,必须等到公司普通员工全部下班收拾完才能走,同样,几点我不管。

    但正常肯定在九点之前能结束。

    不管早班还是晚班,都有一顿工作餐。”

    孙建成感慨道:“那您这工资给的的确是够高的。一般清洁工,能拿个三四千就不错了。”

    “即便是清洁工,在我们公司也有社保的。”

    孙建成愣了愣,随即苦笑道:“好吧,我相信您给司机八千基本工资不是特殊照顾了。”

    程煜微微一笑,举起了手边的酒杯,说:“那么,就希望您能好好帮我开车了。”

    孙建成再度一愣,说:“我还没答应呢……”但想到自己刚才的表现,忍不住也笑了。

    摇了摇头,孙建成说:“行吧,您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我要是再不识趣,那就真是不懂得好歹了。不管怎么样,多谢二位。”

    “您别谢我们,我们还得谢谢您呢!”杜小雨赶忙也端起了酒杯。

    程煜笑着说:“如果不是小雨对您有足够多的了解,以及您的驾驶技术真的让我很放心,我不会轻易开这个口。

    我公司的员工,在业内的待遇都算是最好的那一批,但我公司也从来不养闲人,不是说我想报答谁,或者谁是我亲戚朋友就能进去的。

    所以,不用谢我什么,我纯粹是看中您可靠这一点。

    毕竟,做我的私人司机,有些时候必须要懂得什么叫做守口如瓶,人品上,他必须让我足够信任。”

    “好吧,那我敬您二位一杯。”孙建成端起酒杯。

    程煜笑着说:“那刚才说的五百块钱,我可就不给了啊!”

    孙建成满脸通红,连连摆手:“不用不用。”

章节目录

抠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黑岩ag视讯竞咪厅|优惠只为原作者萧瑟良的ag视讯竞咪厅|优惠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萧瑟良并收藏抠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