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京被誉为世界第八大“美食之城”,居内地之首,美食小吃数不胜数。

    而燕京也是华夏北方夜生活最丰富的城市,拥有闻名全国的工体和簋街。

    簋街位于东直门内,二环路东直门立交桥西段,西到交道口东大街东端,是燕京最知名的美食一条街,也是京城美食集中展示的最好场所之一。

    夜晚的簋街灯火璀璨、人流如织、热闹非凡,在夜色阑珊的城市之中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煌怡园是簋街上最知名的一家餐厅之一,在一座四合院里,环境优雅,菜品丰富、味道上佳,深受人们喜爱,但因价格要远远高于其他餐厅,客人比起那些凌晨还需要排长队的餐厅而言要少一些。

    当然,也仅仅只是相对少一些而已。

    凌晨一点的时候,煌怡园无论是包厢雅间,还是大厅都近乎坐满了。

    其中一间雅间门口,站着一名穿着黑色长袍的中年男人,如同一杆标枪一般立在那里,负责站岗、守卫。

    这吸引着所有路过的客人,他们不约而同地会将目光投向中年男人,而后探着头,想看看里面用餐的到底都是些什么人,但因为门窗关着,他们什么也看不到。

    雅间里,总共六名青年用餐,其中坐在主座的青年,留着平头,皮肤很白,眉目之间流露着一股很深的怨气,望向人的时候,目光格外阴沉。

    这让陪着吃饭的其他五名青年,都不敢吭声,雅间里一片安静,充斥着莫名的压抑。

    “林少,我敬您一杯!”

    蓦然,一个声音打破了雅间的安静。

    坐在最靠外的一名穿着中山装搭配白衬衣的青年,站起身,端着酒杯,走到主座青年身旁,微微弯着腰,双手端杯,一脸讨好的表情。

    因为,青年口中的林少不是别人,正是林家大少——林枫!曾经,他是闻名华夏年轻权贵圈的红鼎俱乐部副会长,杨家太子的左膀右臂,被誉为华夏最顶级的大少之一,无论走到华夏的任何一个省份,该省的一线纨绔都恨不得舔他的皮鞋,但有幸能做到这一点的,屈指可数。

    后来,他按照家人意愿,在家人的陪同下,前往南苏江宁与王家公主王梦楠定亲,结果被秦风打暴揍,连同家人如同丧家之犬一般,滚出了江宁城,成为了当时华夏权贵层的谈资之一。

    再后来,秦风被赶出秦家,与红鼎俱乐部全面开战,将红鼎俱乐部一大批人送进了监狱。

    如今,杨琨因为在狱中遭遇接二连三地打击,尤其是当得知其父亲的悲剧之后,最终以悲剧落幕。

    而林枫,还活着,并且早早地离开了监狱,获得了重生。

    这是林枫离开监狱的第三天。

    第一天,他回家陪父母吃了一顿饭,然后接受了家庭教育,让他今后低调行事,东山再起。

    第二天,杨家新太子杨砾,组织了一群人为林枫接风洗尘,地点是某个门槛极高的私人会所。

    在昨晚的接风宴上,他得到了包括杨砾在内所有权贵子弟的尊重,并且有两名一线女艺人陪他摔跤一晚上。

    除此之外,因为有着‘污点’的他,无法从~政~参~军,只能从商,杨砾便将景家介绍给了林枫,让林枫主攻医药领域。

    今天,林枫要吃煌怡园的夜宵,于是在喝完酒之后,来到了煌怡园。

    此刻,给林枫敬酒的便是景仁。

    景家景云林一脉,年轻一代的代表人物。

    如今,景家景云峰一脉,因为秦风,全部在阎王殿忏悔,但景云林一脉还存在,并且在杨家的庇护下,生意蒸蒸日上,不但有称霸整个华夏中药领域的趋势,甚至已经开始进入西药和医学器材领域了。

    而为了得到林枫的好感和支持,杨砾将这样一块蛋糕丢给林枫,让林枫介入景家的生意。

    说是介入,实则只是获得好处罢了,所要做的只是动用一些资源,协助景家医药生意的发展。

    “听说你也曾被秦风那王八蛋欺负过?

    而且,景家武学一脉是被那个王八蛋灭掉的?”

    林枫停止用餐,但没有直接端起酒杯,而是擦了擦手,扭头看向景仁。

    原本,他提前出狱,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情,但因为秦风如今依然还活着,所以心中怨气十足,从而流露在了脸上。

    “是的,林少!”

    听到林枫的话,景仁脸上的怨气比林枫只多不少。

    当初,他利用景家给苏家老爷子苏儒林看病的机会,尝试追求苏妙依,结果吃了闭门羹,然后见到陈静送给苏儒林的百年山参膏,动了夺取的歪念,试图用二三十年的山参代替,结果被秦风发现、揭穿,保镖被打残,直接被轰出了苏园,并且遭到了苏家的惩罚。

    因为这件事情,景家与秦风正式结仇,景家武学一脉传人景腾出世,不可一世地挑战秦风,结果被秦风在西子湖畔打爆,震惊华夏武学界!后来,景家在杨家的指使下,联合西南王贾德刚,联手坑杀秦风,未能如愿,闫荒带着秦风亲临景家祖地,横扫景家,逼得景世明带着景家武学一脉其他人离开华夏,在曼谷扎根。

    最终,景家不忘复仇,联合水连帮,配合杨家的计谋,给秦风头上扣上了华夏头号通缉犯的恶名,而景家武学一脉也在曼谷青龙山庄,被秦风一战血洗,从武学界除名,只留下了医学一脉,也就是景仁爷爷景云林这一脉。

    “林少,秦风那杂碎如今虽然还活着,但被赶出了华夏,在境外四面楚歌、举世皆敌,死亡只是时间问题!”

    景仁再次开口补充,他试图以秦风为切入点,加深与林枫的关系。

    “嗯,等那个杂碎死了,我们找个地方,大喝三天,放三天烟花。”

    林枫冷笑一声,言语之中尽是恨意。

    话音落下,他端起酒杯,与景仁碰杯。

    “好的,林少!”

    景仁心中大喜,连忙回应,然后扬起脖子,一饮而尽。

    一杯酒下肚,林枫站了起来。

    “林少,您这是?”

    景仁以为林枫要走,有些惊讶。

    不光是他,其他四名公子哥也是很疑惑,这才刚坐下没多久,怎么就要走了?

    “我去趟卫生间。”

    林枫回道。

    “林少,我陪您。”

    景仁鞍前马后,同时吐槽道:“这燕京的胡同和四合院什么都好,就是卫生间少这点不好。”

    林枫闻言,并未回应,默许景仁讨好自己的行为。

    “林少,少爷!”

    雅间门口,那名身穿黑色长袍的中年男人看到林枫和景腾出门,连忙鞠躬问好。

    他是景仁的保镖,拥有暗劲中期的实力,在世俗之中算是绝对的高手了。

    嗯?

    林枫没有回应景仁的保镖,而是突然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瞳孔陡然放大!王阿猛!他看到王阿猛和一名打扮时尚的姑娘,有说有笑地朝这边走来。

    唰!与此同时,王阿猛也察觉到被人盯着,抬头一看,发现是林枫,脸色当下一变!自从秦风成为华夏头号通缉犯之后,当年那些跟随秦风的大院子弟处境又变得糟糕了起来,处处被以杨砾为首的那些权贵子弟压制、欺负,就连王阿猛也受了几次窝囊气。

    而王阿猛昨天就得知了林枫被提前放出的消息,但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里碰到林枫。

    “不得不说,你这个胖球命不好,我刚一出来,就碰到了你!”

    就在王阿猛愣神的时候,林枫冷笑一声,直接朝着王阿猛走了过去。

    出狱之后,他一直想着怎么报复,怎么宣泄心中的怨气。

    此刻,王阿猛的出现,让他找到了宣泄怒气的目标!…………

章节目录

一世兵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黑岩ag视讯竞咪厅|优惠只为原作者我本疯狂的ag视讯竞咪厅|优惠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本疯狂并收藏一世兵王最新章节